IMG_9557

天空在笼子里转悠
鸟儿在笼子外吟游
把它们一起打个包裹
递去我爱人之手

敌意的弧线很长很长
两三年之后才长到了脑袋

它也是要去抓天空的

即使它也醉了
也要醉醺醺地去抓

但泡椒凤爪更有攻击性 简洁 直接
什么声音都没有 光去想象就振聋发聩

肉体平行于地面 精神垂直于宇宙
喜悦在天空散开 悲伤在大地沉着

IMG_3806
IMG_3591

心意欲变得柔和一些
向晨露和晚风学习

预谋着融化
另一颗心

化不了
就杀死它

IMG_0717

她们很小就懂得如何与空虚暧昧,在失控与占有间周旋。这并不妨碍她们一怒之下烧掉与它来往的所有信件,但它又会在废墟里以极快的速度升腾起来。新的痕迹盖过旧的痕迹,似乎时间虽然流淌,空虚却并无不同。她们其中的一个说,暧昧其实是一种害怕,这个害怕来源于童年的经验,沙子堆起的城堡,越来越旧的布娃娃,永远缺了一块的拼图,怎么也找不到出口的迷宫,一吃到果子就变长的贪食蛇,所有这些游戏都让她经历一个紧张的时间段,再蔓延、抹去。她宁愿睡觉,却终日失眠。

IMG_6493

把心别在裤腰带上,
深入浅出地 去领会
脆弱 包围下的生活
可观察的表象下是不可观察

甜蜜的汁液是否在蔓延?
同情的、包容的,
浪漫的恶意 蚕食着
末日前的寿命 仍然留恋

冤魂统治世界(不出意外的话)
用回顾的方式剔除黏稠的脓血
新的皮肉沿着枝桠和骨骼
誓不犯下有关信仰的过错

那时也许你不再会是我的冗余
一起同样卸下白昼与黑夜
在魂魄的口袋里叮当作响
还有什么问题没有问过这个世界吗?

好好保存着 时刻惦记着
以防恐惧携白色细胞冲上头顶
占了先机,若真有那时
请记得拭去你的名字

IMG_0046
IMG_0029
IMG_0033
IMG_0031

正午时分,众人离去后
我变回了那个支架
飞虫疾速拂过,也作一些停留。
不,不是多余的。
支架望向空中那道虹光,
念头在它身上跳动、栖息。
古老的意象在石缝和山洞里,
念头的记忆。
鸟儿的记忆。
“有人要回来了。”
轻轻地放进溪流,
支架浸泡在水中漂远了,
飞虫和念头,
在上空盘旋而起,
栖息在溪边洗衣的村妇肩头,
没有回望。

飞虫和念头
在上空盘旋而起

在树梢踮了踮脚尖
在池塘蘸了蘸水
在沙地上惺忪抖落

日光吸干了痕迹
知了做了消音

脑海里变幻莫测的味道
时间线上充满了声音
连最细微处都能与之共舞
却一片寂静

不停地动
不停地消弭
但我不想提起生长
厌倦了!

做一个满心都是缝隙的人
裂到最尽头
亲自露出内核与马脚
晒晒太阳

大动脉击打着枕头
枕头里的旧棉花
太阳高兴的时候蓬松
躲起来的时候瘪下去

大脑深深凹陷在旧棉花里
仿佛意识全部的重量勾勒出
挤压出一连串的梦
有阳光味道的和潮湿霉味的

直白又陈旧的
古老习性
抱着枕头趴着
大动脉的动静小了许多

左脚慵懒地和右脚耍着
明天起床先去找指甲钳
剪十个新的截面
说到这

很久没有剪头发
发梢和发根离了
上次剪发是什么时候?
那么遥远的距离

有点羞愧的是
我害怕分不清新旧的截面
头发太多太细微
一剪刀下去有始无终

头发 指甲 牙齿这些
让我觉得自己是
一小片土地
被种了东西

忘刷牙了又
把农具落在了
旅行用的
化妆包里

它们不知道我在想象,它们不知道自己面临了危险。

IMG_9112

澄明之眼聚于野,养一团浊火释于市。

施于己身,

受于己身。

借来的口,

归还的梦。

他咧开嘴笑了笑,我却看见失落从漏风的牙齿间穿堂而过。

所有树为我指路。以天为地,以无为席,情绪失了它的重,万物新鲜又陈旧。

a

画面 美吗
曲儿 好听吗

沉默的她知道
重要的事情 是

那一缕微风
有没有打发掉 时间

IMG_6193

所有奇迹
都是昙花一现的遗迹

直线条的云朵
存在在所有的云朵之中

而树杈
我们多次讨论过关于它的事

 

 

 

 

有的男孩成天怼你
有的男孩给你讲故事
有的男孩逗你笑
有的男孩哭给你看

这个早晨我想戒掉男孩
明天早晨我想戒烟
除此之外
想戒掉后天早晨

失望和失眠
失落和失控
怀疑还没有结束
就止不住愤怒

胆小鬼
无能的王
暴风过后从没有更坚强
只是白更白
白得炸了眼
黑也更黑
更敏感

敲老死不相往来的人的门,只有狗应了,汪汪汪。轻松的事越来越少。猫眼让人觉得沉重。想象那双不愿开门的眼睛,怀疑、不安,甚至有些愤怒。看到一辆积满灰尘的车,熟悉的车牌号,似乎在表态,“我不想再被看到”。轻松的事越来越少。若是有要向往的事,我想要去每一个认识的人的家,脱光衣服躺在沙发上,按按电视遥控器,仿佛房子没有天花板,甚至没有墙,主人也消失了。轻松的事越来越少。不知道以前满村子找的那只醉鬼,他的钥匙还在不在门口的地毯下。

话语在舌尖沉睡
你的舌尖,我的舌尖

陌生的重影里
是成分变幻莫测的温热

我们不会死去
我们不会死去

直到开口说话之前
直到话语隐退之后

消失在深喉与洞穴
消失在死寂般的海

真是令人为难啊
此时不会死去的我

到了某个时刻,痛苦不再需要被分享出来,或许作为逗哏对立面的消费品还能有点价,但只有加码而没有疏通与减轻的必要了。

结了痂,褪了皮,散了淤

梦魇变美梦,破绽百出

好像天雷从来没有勾过地火

你这条狗,我这条狗

无所取,无所处,无所从

就是解不了恨与愁

那个诗人肯定不知道
只有成为诗里的角色
人们才能看懂他的诗

做那只案板上的鱼吧
做盛放角色的容器吧
人们会失去方向感吧

十字架上晕血的基督
咽下一口又一口血腥
收着自己散着天下人

b
IMG_9843

自杀的人叫我不要废
自虐的人叫我好好爱
他们就那么赶时间吗

我有些生气
气得想撒个弥天大谎
“不好意思我也很赶”